酷蚁综合网
当前位置:首页»笑话故事»迪拜»

阿联酋再掷10亿美元建世界第一高楼 迪拜盖超级高楼为何上瘾

(原标题:阿联酋再掷10亿美元建世界第一高楼 迪拜盖超级高楼为何上瘾) 【环球时报驻埃及特派记者 韩晓明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王会聪 白云怡】继哈里发塔之后,阿联酋的土豪们欲再掷10亿美元在迪拜建造新的世界第一高楼。近些年来,“壕都”迪拜仿……

专题: 高楼 怎么盖 每日一笑 幽默小段子 爆笑网名 乐高搞笑定格动画囧事 

(原标题:阿联酋再掷10亿美元建世界第一高楼 迪拜盖超级高楼为何上瘾)

【环球时报驻埃及特派记者 韩晓明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王会聪 白云怡】继哈里发塔之后,阿联酋的土豪们欲再掷10亿美元在迪拜建造新的世界第一高楼。近些年来,“壕都”迪拜仿佛成了豪华设计的试验田,很多人不免要问:迪拜为何会如此上瘾?“种下梧桐树,引得凤凰来”,迪拜的“高楼梦”是有由来的,而其打造的各种响亮名片也确有效果。这是迪拜摆脱石油依赖实现经济多元的成功。不过,对于建摩天大楼,非议之声也不小:穷奢极欲?毫无意义的数字游戏?

1、自己的纪录,自己来打破

迪拜要建的新摩天大厦,地处迪拜湾沿岸,将与目前排名世界第一的哈里发塔(约828米高)遥相呼应,但比后者要“高出一大截”。新楼的开发商为房产界巨头艾玛尔地产公司,他们的建楼计划得到了迪拜政府的大力支持。公司董事长穆罕默德·阿拉巴尔表示,希望通过新楼的建设吸引更多对住宿景观有强烈偏好的户主,并以此带动新一轮摩天大楼的建设浪潮。

艾玛尔公司主持建造了大量摩天高楼,包括哈里发塔。该建筑始建于2004年,2010年完工。与哈里发塔相比,新的世界第一高楼将拥有更加纤细的塔身和更加尖锐的塔顶,新高楼更加强调楼内景观的建设,增加很多绿色元素,甚至在高层专门设置花园阳台。此外,新楼还计划包含一个顶级旅店和旋转餐厅。阿拉巴尔将新楼称作“21世纪的埃菲尔铁塔”,它不仅会吸引大量的游客前来参观,还会带动周边楼房销量。新楼将于2020年迪拜举办世博会前落成。

迪拜此前已有不少超级作品。除了全球第一高哈里发塔,它还有最大人工岛(棕榈岛)、最大天然花园(奇迹花园)等。但迪拜并不满足。去年8月,迪拜宣布建设一座集商业、住宅、旅馆、休闲、娱乐等多功能为一体的“城中城”房地产项目“梅丹一号”。该建筑包括一座711米的世界最高住宅楼(现纪录为迪拜马瑞纳区414米高的“公主塔”)、一条约长1200米、高180米的世界最长室内滑雪坡道(现纪录为迪拜酋长国购物中心)、一个主水柱可喷至420米的音乐喷泉(现纪录为哈里发塔脚下的喷泉)。

此外,迪拜的超大型建筑还有全球最大摩天轮,投巨资打造大号印度泰姬陵,构想中的超级建筑还包括续建全球最大机场等。不过,令迪拜有些“闹心”的是,邻国沙特阿拉伯在吉达正建造高达1000米的新楼,未来谁会是世界第一还不好说。

2、纽约帝国大厦,梦的缘起

“迪拜对高楼的独特情结或许是源于一种对‘第一’的追求”,今年即将在迪拜度过第10个年头的华人沙沫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“迪拜的酋长有句名言,‘世界上没有人会记住第二名是谁,所以迪拜要成为第一’,而这句话已经深深地烙进迪拜的城市文化中。”

“迪拜的高楼情结并不是像很多人认为的那样是从哈里发塔开始的,而是缘起于七星旅馆——帆船旅馆。刚建成时,帆船旅馆不仅是当时世界上星级最高的旅馆,也是高度第一的旅馆。即使如今帆船旅馆已不再是旅馆中的‘第一高’,但全世界最高旅馆中的前3名仍然在迪拜。现在,全球越来越多的国家每天都在建设新的高楼,所以迪拜人觉得,与其让别人超越,不如自己超越自己,永保第一,我想这也是迪拜人不断突破‘新高’的心理原因”,沙沫说。

事实上,迪拜“高楼梦”源于纽约帝国大厦。近日,迪拜酋长穆罕默德在其推特上分享了一张老照片,说是上世纪60年代他和已故的父亲在当时世界最高楼纽约帝国大厦上参观的照片。“迪拜的梦想从那时开始,如今已成为现实。”他写道。1963年7月,现代迪拜的创建者、老酋长马克图姆带着14岁的穆罕默德开启第一次纽约之行。随后,穆罕默德又发了一张迪拜将建高楼的效果图,并写道:“我们已经有了世界第一的哈里发塔,现在艾玛尔地产公司宣布将再创新高……时间为迪拜的梦想注入更多内容。”

2020年的世博会也被认为是迪拜高楼不断出现的重要刺激因素。“迪拜是中东地区第一个举办世博会的城市,所以它对此非常重视,这几年兴建了许多旅馆和游乐园,现在还要建造世界新第一高楼。这些建设不仅有经济效益,塑造迪拜发展的形象,还能创造就业。当地预计2020年世博会能为海湾地区创造27.7万个就业岗位,其中30%分布在建筑业。”在迪拜从事旅游业的吴彤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。

美国彭博社称,迪拜频繁建造世界最高大楼与其发展旅游业的雄心息息相关,作为海湾地区旅游和商业中心,迪拜正在建造大量旅馆和娱乐设施,因为该市计划到2020年吸引的游客数量,将从2012年的1000万翻番至2000万。

3、“种下梧桐树,引得凤凰来”

哈里发塔的设计师艾德里安·史密斯近日接受美国科技网站Curbed 采访时称,一座超高建筑既可以成为可持续发展的宜居之地,又是一座城市的象征。开发商意识到如果拥有周围的土地,他们将受益于建造此类高塔。高密度的塔楼往往吸引其他密集产业并创造价值。目前中国、迪拜和其他地方都在修建此类高塔,并放眼于远比高塔本身大的整个地区。“高塔正在大幅增加其周围土地和建筑的价值。”

“对任何城市而言,超高大楼都是成功和乐观的标志。上海世贸大厦就是一个例子。迪拜酋长穆罕默德希望打造一座世界级城市。他希望迪拜像纽约、东京、香港或深圳一样,他希望使其多样化。”史密斯表示,“我认为富有远见的领导人会说,‘种下梧桐树,引得凤凰来。’至少穆罕默德已经证明这种做法。”

不过,不断挑高的天际线,也让摩天大楼背负着攀比、盲目等质疑。1999年,德意志银行研究主管劳伦斯首度提出“摩天大楼指数”的概念。他发现经济衰退或股市萧条往往发生在新高楼落成前后。宽松的货币政策及对经济乐观的态度,经常会鼓励大型工程兴建。然而,当过度投资与投机心理引起的泡沫即将危及经济时,政策会转为紧缩以因应危机,使得摩天大楼的完工成为政策与经济转变的先声。故此,“摩天大楼指数”也被称为“劳伦斯魔咒”。如马来西亚双子塔落成时,亚洲发生金融危机。直到2003年中国台北101大楼落成,世界经济一路平稳,“摩天大楼指数”才宣告破产。

“9·11”事件后,不少人认为摩天大楼建设将走向穷途末路,但世界各国仍热衷于投资建设更高的大楼。如今,中国有越来越多的摩天大楼拔地而起。中东国家正在与中国展开竞争,其他一些热衷于“炫富”的国家也加入了这场被英国广播公司认为是“几乎毫无意义的数字竞争游戏”之中。

英国《每日电讯报》14日称,这个遭太阳烘烤的地方(迪拜)已经拥有地球上最高的建筑,在全世界受困于战争、恐怖主义和1945年以来最大移民危机和严重经济不公之际,花这么多钱建造一座意在稍微超过现有纪录的建筑,是否有劳民伤财和穷奢极欲之嫌?“以前确实有过更大建筑充满美感、浪漫和实际用途,而非只是和争强好胜有关的时代,现在有关世界最高建筑的说法却已经跟现实脱节。”

文章还露骨地写道,看看拟建的这座建筑的设计,它像什么?是否暗示生殖崇拜?不妨考虑一下这个事实,若该建筑按计划完工,这个新来者的“宇宙主人”地位将很快在沙特的“王国塔”前黯然失色。“这两国之间的摩天大厦之争是天马行空般的建筑奇思妙想,抑或只是两个有钱的家伙站在夜壶前比大小?”

4、摆脱石油依赖,迪拜模式?

刘瑜茜曾经在迪拜工作,在这位女记者眼中,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背后是这座城市整体的发展规划:迪拜一直希望推动发展非石油经济,尤其旅游业,因此刻意将自己打造成世界奢华之都。这自然离不开摩天大楼。

“哈里发塔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建造的,虽然期间遭遇金融危机,资金短缺,但在阿布扎比酋长的帮助下,这座世界第一高楼仍然落成,并因此吸引无数游客,确立了迪拜作为世界最佳旅游目的地之一的地位。”刘瑜茜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“在哈里发塔一层,你会看到各式各样的豪车停在门口,到迪拜的外国游客都会来这里拍照留念。不过,在迪拜的摩天高楼里住的大部分都是外国人,而阿联酋人更愿意住小型别墅。”

英国《经济学人》曾刊载题为“迪拜复兴:大厦情结”的文章称,迪拜不局限于借债在沙漠中建设高楼大厦。由于石油储量有限,迪拜的统治者十多年前就决定实行多元化,阿联酋航空就是这种战略的很好例证。报道提到,周边其他地区的动荡不安使得资本、商业和人力涌向迪拜,迪拜明确表示要将自己打造成地区安全港。

迪拜曾受益于石油黑金,但经过几十年开采,其石油几乎开采殆尽。现在石油收入仅占其GDP的2%,对于依旧奢华的迪拜来说,这些年的转型是有成效的,也引起外界关注其发展模式。根据迪拜商会3月公布的数据,2015年迪拜经济实现至少3.5%的增长,其中贸易、旅游和金融服务贡献最大。但眼下阿联酋的非石油经济受世界经济大环境影响显得疲软,需要大项目刺激。

旅居迪拜的华人黄鑫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迪拜的楼越盖越高,建筑造型设计越来越奇特,这对提升迪拜城市形象和知名度十分有利,甚至为它赢得“建筑师天堂”的美誉。在迪拜人眼中,雄伟壮观的高楼是国家实力和形象的名片,是钱、繁荣、发展的符号。“我觉得迪拜决定向新的高度发起冲击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邻国沙特在修建王国塔,竣工后将超越哈里发塔成为世界最高。因此迪拜希望通过一座更高的建筑重新吸引世界关注。最近迪拜的经济情况不容乐观,这也是一种强化投资者信心的手段。”

其实,对于摩天大楼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。吴彤说,摩天大厦给迪拜带来一种活力,让人心生向往。“每一次我抬头看见这些高楼,心情就格外好。它们好像在告诉奋斗中的我们,只要有梦想,只要努力,就没有不可能实现的事儿。”

而对于刘瑜茜,在迪拜生活的日子里,她时常穿行于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之间,在光怪陆离的建筑背后,看到无数海外劳工卑微的身影。“有时候我仰起头,会看到很多孟加拉国建筑工人在40度高温的户外挥汗如雨。他们是这些高楼大厦的建造者,但不是享受者,因此建筑工人抗议工资太少而罢工的情况时有发生。”

(原标题:阿联酋再掷10亿美元建世界第一高楼 迪拜盖超级高楼为何上瘾)

2020年的世博会也被认为是迪拜高楼不断出现的重要刺激因素。“迪拜是中东地区第一个举办世博会的城市,所以它对此非常重视,这几年兴建了许多旅馆和游乐园,现在还要建造世界新第一高楼。这些建设不仅有经济效益,塑造迪拜发展的形象,还能创造就业。当地预计2020年世博会能为海湾地区创造27.7万个就业岗位,其中30%分布在建筑业。”在迪拜从事旅游业的吴彤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。

在厦门,坐落着已成为厦门名片的300米世茂海峡大厦,不仅是厦门第一高楼,坐拥极致海景,眺望鼓浪屿,同时还引入了希尔顿集团旗下最高端的康莱德酒店。

胡晓明认为,坚持自主研发不仅仅是民族情感的问题,更是商业和技术上的选择,“拿来主义”看似是一条技术上的捷径,长远来看却盖不出高楼大厦。

2020年的世博会也被认为是迪拜高楼不断出现的重要刺激因素。“迪拜是中东地区第一个举办世博会的城市,所以它对此非常重视,这几年兴建了许多旅馆和游乐园,现在还要建造世界新第一高楼。这些建设不仅有经济效益,塑造迪拜发展的形象,还能创造就业。当地预计2020年世博会能为海湾地区创造27.7万个就业岗位,其中30%分布在建筑业。”在迪拜从事旅游业的吴彤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。

2011年,京基100荣登深圳第一高楼,总建筑高度为448.1米,然而仅仅4年后就被福田区的平安金融中心取代。

腾讯滨海大厦,深圳的新地标,是朱早孙23年间经手负责的众多建筑项目之一。23年的辛劳,让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,23年的汗水,也盖起人生的高楼大厦。

本文关键字:迪拜    高楼    

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

相关内容

编辑精选

copyright © 2017 http://www.coolbz.cn 酷蚁综合网 版权所有